又令宝应军使张东方美食知节将兵继之

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 程元振(?764年),雍州三原县(今陕西三原县)人。唐朝时期宦官大臣。......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程元振(?—764年),雍州三原县(今陕西三原县)人。唐朝时期宦官大臣。

  净身入宫,进入内侍省任职,迁内射生使。联合李辅国拥立唐代宗,拜右监门将军,知内侍省事,迁镇军大将军、右监门卫大将军、保宣县侯,统领禁军,累授骠骑大将军、进封邠国公。宝应元年(762年),谋夺权宦李辅国权力,迁元帅府行军司马,派人刺杀李辅国。

  广德元年,吐蕃攻占河陇地区,中书令仆固怀恩带兵入侵。次年(764年),企图策划政变,受到御史大夫王升揭发,坐罪流放溱州(),途中为仇家所杀。

  763年,史朝义兵败自杀,历时八年之久的安史之乱被彻底平定。唐代宗为表彰功臣,打破惯例,将一些做出重要贡献人物的画像供奉到凌烟阁之中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其中竟然有两个宦官!其中一个更是罪大恶极,他差点搞垮唐朝!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

  宝应元年(762年)初,唐肃宗病危不朝,朝中大权委任皇太子李豫,令其监国。唐肃宗病危,李豫监国,使朝中各种势力的矛盾日益激化。

  先是张皇后与宦官李辅国相互勾结,排斥大臣萧华、裴冕,逼挟玄宗,流放高力士、陈玄礼,李辅国势倾朝野,跋扈上下。张皇后也想效法武则天、韦皇后,女主干政。可是李辅国的发迹,成了张皇后的一块心病。为了先发制人,扳倒李辅国,张皇后勾结越王李系、兖王李僴、宦官段恒俊等,准备发动政变、换掉皇太子李豫.逮捕宦官李辅国,篡位自立。正当张皇后紧锣密鼓准备政变的时候,她的这一阴谋被程元振察觉,程元振将这一情况告诉了李辅国,李辅国令程元振调集禁军,以备不测。

  一切准备就绪,程元振派兵将皇太子李豫“保护”起来,之后与李辅国率领禁军冲入长生殿,逮捕了张皇后、越王李系、兖王李僴等,唐肃宗经此惊吓,一命归天。李辅国借此机会,杀死张皇后等,与程元振等一起拥立李豫继位,是为唐代宗。

  唐代宗即位后,以程元振有拥立之功,拜他为右监门将军,知内侍省事,掌管了皇宫大权。不久,又让他担任元帅行军司马。加镇军大将军、右监门卫大将军,封保宣县侯,统领禁军。九月,再迁骠骑大将军,进封邠国公,权势显赫。他和李辅国把持着朝廷内外军政大权,可以擢升官吏,可以处死将军。

  李辅国因拥戴之功进为尚父、司空兼中书令,从此居功自傲,狂妄跋扈。唐代宗开始考虑到毕竟是李辅国帮助自己登上了皇位,还能容忍李辅国的胡作非为。

  到后来,李辅国越来越胆大妄为,甚至对代宗说:“陛下只要在宫里待着就行,不管什么事情都有老奴处理着呢。”唐代宗虽然心中不满,但慑于他手握兵权,只好委曲求全,尊称他为尚父,事无大小,都要与他商量后才能决定。

  不久,唐代宗乘李辅国不备,派人扮作盗贼刺杀了李辅国,然后假装下令追捕盗贼,并派宫中使者慰问其家属。李辅国一死,程元振立即被提拔为骠骑大将军,封邠国公,接替李辅国统率全部禁军。唐代宗又追赠他的父亲程元贞司空官职,追赠他母亲郄氏为赵国夫人。这时程元振的权势,超过了李辅国,军队中称他为“十郎”。

  程元振掌权后,为了私人恩怨,陷害来瑱裴冕致死,以致各藩镇都切齿痛恨于他。

  原淮西节度使王仲升与安史叛军作战失败被俘,叛乱平息后得释返朝,程元振为了网罗亲信,便将其推荐为右羽林军大将军兼御史大夫。开了将军兼大夫的先例。

  在此之前,程元振企图笼络襄阳节度使来瑱为亲信,来瑱不肯附会。王仲升回朝后,程元振唆使王仲升诬陷来瑱,以皇帝之命将来瑱调入朝杀害。另有大臣裴冕,因事与程元振相违,又被嫁祸贬为施州刺史。再有同华节度使李怀让,受程元振诬陷,忧愤自杀。这样以来,各镇节度使、大将皆惧怕权奸谋害,疏远了朝廷,拥兵自保。程元振仍骄傲放纵,自鸣得意,完全不顾众人的议论。

  广德元年(763年)九月,吐蕃又大举东进,边将向朝廷告急,程元振得到消息,却根本不把消息上报给代宗。到了十月,吐蕃、党项出兵东侵,一直打到关中西部的武功、乾县一带,吐蕃攻打泾州,当地刺史献城之后,又成了吐蕃的向导。当这群人浩浩荡荡地过了邠州的时候,唐代宗才刚知道吐蕃原来入寇了,而且“一步到位”,已经到了邠州。

  广德元年十月,唐代宗下诏调兵,各地节度使、将军因为不满唐代宗宠信程元振,而无人应命出兵勤王,致使吐蕃军攻下长安,唐代宗星夜仓惶出逃陕州。

  到唐代宗到达行都时,太常博士、翰林待诏柳伉向代宗上疏切谏,请求杀程元振以谢天下。疏说:“吐蕃、党项军队数万入关度陇,历秦渭,掠邠、泾,不血刃而入长安。在敌入寇关头,谋臣一言不发,武将不肯出战,三辅百姓也不愿护卫朝廷,此乃四方内外皆与皇帝离心叛道之势,究其原因,是皇帝疏远贤良,东方美食专宠宦官的结果。为挽救社稷,立斩程元振。皇帝自己削尊号,下诏引咎,率德励行,天下人必服。”唐代宗阅罢,不肯斩程元振,只下令尽削他的官,放归田里。

  吐蕃兵占领了长安,他们把唐宗室广武王李承宏立为皇帝,作为自己的统治工具,剽掠府库市里。之后,唐代宗仓促启用郭子仪为副元帅(雍王李适为挂名元帅),迎击吐蕃。郭子仪积极组织兵力反击吐番。命令长孙全绪率二百骑出陕西蓝田,白天击鼓扬旗,夜晚点火以为疑兵。同时又以数百人化装潜入长安,组织城里人到处传说:“郭令公(即子仪)亲率大军来了!”吐蕃兵惊恐,没来得及劫掠城中士、女、百工,就撤离了长安。

  广德二年(764年)十一月,郭子仪率军队收复了长安,陷落15天的长安被唐军收复。

  唐代宗从陕州返回京城。程元振又从三原潜入长安,企图再见皇帝,以求任用。被御史发现,上疏弹劾,唐代宗才下令将他流放溱州,在江陵(湖北省江陵县)时被仇家杀死。

  李豫:程元振性惟凶愎,质本庸愚,蕞尔之身,合当万死。顷已宽其严典,念其微劳,屈法伸恩,放归田里。仍乖克己,尚未知非;既忘含煦之仁,别贮觊觎之望。敢为啸聚,仍欲动摇,不令之臣,共为睥睨;妄谈休咎,仍怀怨望。束兵裹甲,变服潜行,无顾君亲,将图不轨。按验皆是,无所逃刑,首足异门,未云塞责。

  刘昫:崇墉大厦,壮其楹磶。殿邦御侮,亦俟明德。宵人意褊,动不量力。投鼠败器,良堪太息。

  欧阳修:肃、代庸弱,倚为扞卫,故辅国以尚父显,元振以援立奋,朝恩以军容重,然犹未得常主兵也。德宗惩艾泚贼,故以左右神策、天威等军委宦者主之,置护军中尉、中护军,分提禁兵,是以威柄下迁,政在宦人,举手伸缩,便有轻重。至慓士奇材,则养以为子;巨镇强籓,则争出我门。

  朱元璋:当时坐不当使此曹掌兵政,故肆恣暴横。然其时李辅国、程元振及朝恩数辈势皆极盛,代宗一旦去之,如孤雏腐鼠。大抵小人窃柄,人主苟能决意去之,亦有何难?但在断不断尔。

  战功赫赫的猛将,敌送绰号“来嚼铁”,性格刚猛。那么这位杀敌无数的猛将“来嚼铁”,既然连皇帝都敢违抗,为何却被宦官程元振陷害致死?欲知详情,本期分解。

  763年,史朝义兵败自杀,历时八年之久的安史之乱被彻底平定。唐代宗为表彰功臣,打破惯例,将一些做出重要贡献人物的画像供奉到凌烟阁之中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其中竟然有两个宦官!其中一个更是罪大恶极,他差点搞垮唐朝!从弼马温成为皇帝面前的红人。

  《旧唐书》:程元振,以宦者直内侍省,累迁至内射生使。宝应末,肃宗晏驾,张皇后与太子有怨,恐不附己,引越王系入宫,欲令监国。元振知其谋,密告李辅国,乃挟太子,诛越王并其党与。

  《旧唐书》:代宗即位,以功拜飞龙副使、右监门将军、上柱国,知内侍省事。寻代辅国判元帅行军司马,专制禁兵,加镇军大将军、东方美食右监门卫大将军,封保定县侯,充宝应军使。九月,加骠骑大将军,封邠国公,赠其父元贞司空。母郄氏,赵国夫人。是时元振之权,甚于辅国,军中呼为“十郎”。

  《书》:程元振,京兆三原人。少以宦人直内侍省,迁内射生使、飞龙厩副使。张皇后谋立越王,元振见太子,发其奸,与李辅国助讨难,立太子,是为代宗。拜右监门卫将军,知内侍省事。帝以药子昂判元帅行军司马,固辞,乃以命元振,封保定县侯。再迁骠骑大将军、邠国公,尽总禁兵。不逾岁,权震天下,在辅国右,凶决又过之,军中呼十郎。

  《旧唐书》:元振常请托于襄阳节度使来瑱,瑱不从。及元振握权,征瑱入朝。瑱迁延不至。广德元年,破裴,遂入朝,拜兵部尚书。元振欲报私憾,诬瑱之罪,竟坐诛。宰臣裴冕为肃宗山陵使,有事与元振相违,乃发小吏赃私,贬冕施州刺史。来瑱名将,裴冕元勋,二人既被诬陷,天下方镇皆解体。元振犹以骄豪自处,不顾物议。

  《书》:王仲升者,初为淮西节度使,与襄州张维瑾部将战申州,被执。贼平,元振荐为右羽林大将军兼御史大夫。将军兼大夫由仲升始。裴冕与元振忤,乃掎韩颖等罪贬施州。来瑱守襄、汉有功,元振尝诿属,不应,因仲升共诬杀瑱。同华节度使李怀让被构,忧甚自杀。素恶李光弼,数媒蝎以疑之。瑱等上将,冕、光弼元勋,既诛斥,或不自省,方帅繇是携解。

  《资治通鉴》广德元年:诸将有大功者,元振皆忌疾欲害之。吐蕃入寇,元振不以时奏,致上狼狈出幸。上发诏征诸道兵,李光弼等皆忌元振居中,莫有至者,中外咸切齿而莫敢发言。太常博士柳伉上疏,以为:“犬戎犯关度陇,不血刃而入京师,劫宫闱,焚陵寝,武士无一人力战者,此将帅叛陛下也。陛下疏元功,委近习,日引月长,以成大祸,群臣在廷,无一人犯颜回虑者,此公卿叛陛下也。陛下始出都,百姓填然,夺府库,相杀戮,此三辅叛陛下也。自十月朔召诸道兵,尽四十日,无只轮入关,此四方叛陛下也。内外离叛,陛下以今日之势为安邪,危邪?若以为危,东方美食岂得高枕,不为天下讨罪人乎!臣闻良医疗疾,当病饮药,药不当病,犹无益也。陛下视令日之病,何繇至此乎?必欲存宗庙社稷,独斩元振首,驰告天下,悉出内使隶诸州,持神策兵付大臣,然后削尊号,下诏引咎,曰:‘天下其许朕自新改过,宜即募士西赴朝廷;若以朕恶未悛,则帝王大器,敢妨圣贤,其听天下所往。’如此,而兵不至,人不感,天下不服,臣请阖门寸斩以谢陛下。”上以元振尝有保护功,十一月,辛丑,削元振官爵,放归田里。

  《资治通鉴》广德元年:吐蕃既立广武王承宏,欲掠城中士、女、百工,整众归国。子仪使左羽林大将军长孙全绪将二百骑出蓝田观虏势,令第五琦摄京兆尹,与之偕行,又令宝应军使张知节将兵继之。全绪至韩公堆,昼则击鼓张旗帜,夜则多燃火,以疑吐蕃。前光禄卿殷仲卿聚众近千人,保蓝田,与全绪相表里,帅二百馀骑直度浐水。吐蕃惧,百姓又绐之曰:“郭令公自商州将大军不知其数至矣!”虏以为然,稍稍引军去。全绪又使射生将王甫入城阴结少年数百,夜击鼓大呼于朱雀街,吐蕃惶骇,庚寅,悉众遁去。高晖闻之,帅麾下三百馀骑东走,至潼关,守将李日越擒而杀之。

  《书》: 帝还,元振自三原衣妇衣私入京师,舍司农卿陈景诠家,图不轨。御史劾按,长流氵奏州,景诠贬新兴尉。元振行至江陵死。

上一篇:实际上这个无穷大对于《华严经东方美食》描述的法界来说 下一篇:东方美食宝应元年(762年)

水果沙拉

中国饮食:蒜香炆鹅
十分钟快手佳肴
薏米红豆粥的做法
广东腊味煲仔饭的做法介绍
中国饮食:鱼香茄子
藏剑山庄就这4个字而已水果沙拉